在线留言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北京多处地铁临建房变脸出租房 20平米月租上千
2016-03-28 09:34:07 来源:www.zgjjyqgcw.com 作者: 【 】 浏览:1845次 评论:0

北京多处地铁临建房变脸出租房20平米月租上千

  3月10日,本报曾报道丰台区东大街地铁站附近,原北京地铁9号线三标段项目部临建房被转租变成群租房,后被城管、公安等多部门联合拆除一事。事件曝光后,不少市民向北京青年报记者反映,像9号线三标段这样“地铁临建房变群租房”的现象并非孤例。

  近日,北青报记者对部分已经竣工的地铁项目部临建房展开随机探访。探访发现,位于平安里地铁站D口附近的一处3层高活动板房,标志为“中铁十四局集团北京地铁6号线项目部”的职工宿舍同样变成了出租房。此外,北青报记者在探访地铁7号线菜市口站A出口附近的一处地铁临建房时,管理人员当场承诺“可以出租”,后回复称“可能要查,先缓缓”。

  地铁项目部临建房可以出租做群租房吗,是否违反相关规定?这样的临建房又是如何租出的?北青报记者对此展开调查。

  探访

  不到20平方米“宿舍”每月租金1000多元

  日前,北青报记者来到平安里地铁站A口附近的中铁十四局集团北京地铁6号线项目部。北青报记者发现,项目部院内停放着几辆车,入口处设有门禁。随后,北青报记者在门禁前询问门卫“里面是否有房子出租”,门卫答复称“这里是办公用的,没有房子出租”,但门卫表示旁边的育德胡同口处“(项目部的)职工宿舍有出租的”。

  按照门卫的指引,北青报记者来到育德胡同口处一个红色铁门已经破旧、周边用蓝色铁皮围挡起来的院子。走进院内,北青报记者看到一栋三层高的活动板房,呈“U”形,两边有楼梯连接。粗略估算三层有50至60个房间,每个房间房门上方都有“中国铁建宿舍”标志和房间号,且多数房门外的走道上晾晒着衣物、鞋子或其他杂物,看起来已有人居住。

  北青报记者以“想要看看房间大小”为由,随机敲开二层一家住户的房门,观察发现,屋内呈长方形,约10平方米大小,靠门口处摆放有一个木桌,一侧靠墙处立着一个1米左右宽的木衣柜,中间用泡沫板隔挡,泡沫板墙后是一张1米5宽的床铺。在泡沫板墙壁的明显位置,贴着一张“平安里站宿舍消防疏散图”,落款位置写着:“中铁十四局集团北京地铁6号线项目部”。

  北青报记者询问这里住的是否是中铁十四局职工,一位负责出租房屋的管理员答复称:“不是,都是在附近工作的人。”

  随后,北青报记者以租户身份询问现在能否租到房子,管理员表示:“现在都已经住满了,但是到3月底能空出三四间房子来,有房子随时给你打电话。”

  上述管理员介绍,除了三层有两个20平方米的大房间,剩下每个房间基本上都是10平方米大小,屋内无卫生间,每层有一间公共洗手间和水池。管理员告诉北青报记者,大房间月租金为1800元,小房间内配有空调的月租金为1200元,不配空调的为1100元。除了房租之外,水费是每人每月10元,每个房间都设有独立电表,“1块钱一个字”。

  北青报记者询问屋内能否做饭,管理员回复称:“没问题,只要不见明火就行,可以用电磁炉、电烧锅、电热毯和插线板这些。”北青报记者环顾院内仅看到一楼管理员居住的房间门口摆放着四个灭火器,其他楼层通道和房间内均未看见消防设备。

  调查

  房屋管理员称临建房几经“转手”

  管理员自称从去年11月开始,他们开始将此处房屋出租,“住户们基本上都住了三四个月了”。

  按照管理员的说法,北青报记者以“50个房间,月房租1200元”为准粗略估算,4个月已经收取房租20多万元,这些租金归谁所有?

  北青报记者询问管理员“租金是不是您收?”管理员解释称自己不是老板,“是负责帮别人出租这些房子的”。北青报记者追问“谁是这里的老板”,但管理员并未回应。

  随后,北青报记者向管理员询问能否长期租住,管理员答复称:一般都是押一付三,先住三个月的。“因为这是单位的房子,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要收回去。”管理员补充说。

  在与管理员聊天期间,有四名中年男性将车停放在院内后靠近北青报记者一行,管理员告诉北青报记者称:“他们才是老板。”几位“老板”表示这里的房子很好租,“刚一说出租,就被租光了”,并不断向北青报记者强调,“住在这里很安全、很方便”。

  北青报记者询问这几位“老板”出租房里的环境如何,夏天是否会热。其中一位身着红色外套的中年男性回复称:“不热,每间屋子里都有空调,我们去年夏天工作的时候,住在宿舍没觉得热。”

  几天后,北青报记者再次以“租房”为由探访6号线平安里地铁站附近的地铁项目部临建房时,现场正好有租客询问:“此处是否是中铁十四局的房子,谁在出租?”

  对此,管理员称,这处板房原本属于中铁十四局负责,后来转由中铁十九局负责,后来转到了一家大型公司。管理员还告诉北青报记者,此后,这处板房又辗转多次,最后交给了目前的老板。

  在一位租户出示的租金支付收据上,北青报记者看到,收款人签名处为“郭”,并非上述管理员的姓名。

  截至26日北青报记者发稿,上述群租房仍在正常出租。

  隐患

  租户电磁炉屋里做饭 也担心用电安全

  在上述项目部的临建房里,一位男性租户刘青(化名)告诉北青报记者,自己和父母已经在这里住了快4个月了。“去年年底听亲戚说这里有房子租,就过来了。” 刘青告诉北青报记者,住在这里的人多数是他的老乡,都是甘肃人,“基本上都是亲戚或者朋友介绍来租住的,没见到过张贴的小广告”。

  刘青介绍,自己在一家餐饮店工作,父母在附近的超市帮忙点货,“租住在这里很方便”。按照刘青的说法,这里的住户基本上都在附近上班,“有坐公交、地铁的,但走路和骑车的比较多。”刘青告诉北青报记者,虽然房子便宜,交通也方便,但是房子隔音很差,“墙壁薄,隔壁说话或者走路什么的响动都能听到”。此外,刘青提到,这里的住户基本都会用电磁炉或者电火锅在房间里做饭,他自己也常使用电烧锅。但他表示,自己因为担心用电安全,“走之前都会拔掉插线板”。

  北青报记者询问刘青如果发生火灾怎么办,刘青称“应该不会的”。“管理员说,他有灭火器,说一旦有房间里的插线板或者什么电器着火了,房间门口的电闸就会跳开。”刘青说。

  北青报记者问刘青是否打算在这里常住下去,刘青回复称“不会”,“3月底我和我爸妈应该会搬走。”至于搬走的原因,刘青并未说明,只表示:这样比较好。

  而另一位正在搬家的租户表示,此前自己屋内有四个电插座,在房间里使用电热锅和电热毯都没问题。探访现场时,租户还指着出租屋内的一面墙说:“这面墙不是房板,而是隔断,原本这间房要大得多,但是房东把这间房用隔断打成了两个小间。”

  延展

  南锣鼓巷地铁站旁 有临建房准备出租

  北青报记者探访发现,南锣鼓巷地铁站旁也有临建房正准备对外“出租”。北青报记者在地铁南锣鼓巷站E出口看到,南锣鼓巷南口旁边的一处院落内有一栋空置板房。院内的施工人员说,这处板房是当初地铁施工人员的宿舍,地铁修好后,该板房已经空置了快两年。

  一位看守该院子的工作人员听说北青报记者想要租房子后,告诉北青报记者,这处紧挨着南锣鼓巷南口牌坊的板房“快要出租了”。他称目前院子内正在施工,计划修一个停车场。“等停车场修好后,就可以装修房子,20多天就能弄好,然后你就能租了。”对于现在这些板房归谁管理,工作人员未予回答。

  这栋板房分为3层,共有大约20多间20平方米左右大小的房子,一些门牌上有“餐厅”、“仓库三”的字样。大部分房屋门口贴着写有“封条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五”的封条,室内落满灰尘,一些天花板已经脱落到地面上。

  看守院子的工作人员表示,估计出租之后,每个月的租金在1300元左右。他还透露,目前该院子的大门位于南锣鼓巷站E口东边100米左右,等出租之后,会在院子靠近地铁口的位置开一个门,方便租户出行。“房子会有公用的厕所和浴室,估计没办法通燃气做饭,但可以用电来做饭。”他说。

  菜市口站旁临建房 担心被查暂停出租

  “地铁临建房变群租房”的现象并非孤例 。不久前,原北京地铁9号线三标段项目部临建房被转租变成群租房,此后曾被有关部门查处。

  据悉,原地铁9号线三标段项目部临建房自2014年开始,由一位自称项目部工作人员的薛姓负责人对外出租,当时丰台区街道工作人员接到群众举报后曾去询问,但临建房内租户自称为项目部的工作人员。2015年年底,上述薛姓负责人将临建房转租给一位张姓女士,张女士将四十多个房间简单装修后,公开对外“出租公寓”。3月7日,丰台区街道、城管和公安等多部门联合执法,将共计45间、占地面积736平方米的这处临建房拆除。

  另外,在7号线菜市口地铁站A出口附近,北青报记者也发现一处地铁项目部临建房一度宣称“可以出租”。

  3月12日,在上述项目部临建房现场,一位自称项目部经理的管理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这是中国铁建(地铁项目部)的临建房。”

  据管理人员回忆,这处临建房是当时修建北京地铁4号线时建设的,后又参与修建了北京地铁7号线,“到2014年年底工程全部竣工后,这些临建房就一直闲置着”。

  北青报记者以租户身份向管理员询问这些房子能否出租,对方回复称“找到四五个人一起的话,可以租”,并表示“租一年也没问题”。

  在北青报记者离开2个多小时后,再次给管理员拨打电话确认是否能租房,对方称在微信上看到,有媒体报道了9号线一处临建房变成群租房被举报一事,担心城管近日可能会来查,所以租房子的事还得“缓缓再说”。

  追问

  “地铁临建房”是如何租出的?

  此前,原地铁9号线三标段项目部临建房被拆除时,被曝光一位自称项目部的薛姓负责人将这些活动板房出租,后将房子转租给“二房东”张女士,张女士称自己与薛姓负责人签署的合同上盖有项目部的公章。

  3月10日,地铁9号线三标段的施工方对北青报记者表示,上述施工段项目部里“没有姓薛的人”。施工方解释称,9号线三标段项目于2012年年底竣工,到2013年年初时,项目部的工作人员就撤出了。

  项目部的工作人员撤出了,为何临建房仍能出租?对此,施工方解释称:“这块地是临时租用的,2013年项目部结束工作撤出后,我们将这些活动板房等‘地面物’一次性出售给薛某,并且签订了地面物处置协议。” 施工方表示,薛某不是项目部的员工,而是注册地址为丰台区的北京某建材供应站的工作人员。

  “也就是说,(临建房)我们已经卖掉了,薛某作为后续接收人才是出租房子的人,但他如何出租,跟相关部门怎么协商的我们并不知情。” 施工方补充说。

  此外,对于“张女士称与薛某签署承租合同时,盖有项目部公章”这一细节,施工方回应称:“不可能。”施工方解释称:“项目完工后,印章都会被销毁,不再使用。如果张女士的合同上真的盖有项目部的章,不排除是薛某造假。”

  随后,北青报记者向施工方提出查看当时项目部与薛某签署的合同,以证实上述内容,但施工方表示:“管合同的人现在去了外地做项目,暂时找不到上述协议。”截至26日北青报记者发稿,仍未看到相关书面协议。

  地铁项目部临建房对外出租是否合规?

  此前,丰台区地铁9号线三标段项目部临建房被拆除时,已被定性为“违建”,且因被“内部人员转租、转包形成群租房,存在安全隐患”,后街道联合多个职能部门,“拆除此处违法建筑”。

  那平安里地铁站出口的这处地铁项目部临建房是否是“违建”?

  北青报记者在北京市规划委员会官方网站上查询发现,《北京市城市建设临时用地和临时建设工程管理暂行规定》中提到:“临时用地和临时建设工程使用期应限制在2年以内。因特殊情况延长使用期的,应在期满前2 个月向原批准机关提出延期申请,经批准后方可延期使用。”

  公开资料显示,“平安里”站所在的北京地铁6号线一期于2012年12月30日正式通车,距今超过3年时间。

  此外,根据《北京市房屋租赁管理若干规定》:出租房屋的建筑结构和设备设施,应当符合建筑、消防、治安、卫生等方面的安全条件,不得危及人身安全。上述规定明确指出:“禁止将违法建筑和其他依法不得出租的房屋出租。”

  地铁项目部的临建房可以对外出租吗?3月16日,北青报记者以市民身份拨打平安里地铁站所在的什刹海街道城建科咨询此事,工作人员回复称:“一般(地铁项目部的临建房)是不让出租的。”北青报记者追问:“项目部临建房中的职工宿舍是否能出租?”对方表示:“都是不允许的。”但上述工作人员表示:暂时未接到管辖区域内有市民举报,称存在这种地铁项目部临建房对外出租的情况。

  与此同时,北青报记者致电中铁十四局北京办事处,询问项目部临建房能否对外出租。工作人员称自己“只管物业,不管工程,(询问的问题)这归工程方面管”,而北青报记者询问工程方的联系方式,工作人员答复称“没有”。

  随后,北青报记者致电中铁十四局总部询问此事,工作人员接听电话后表示“不知道,不清楚”。目前出租的临建房是否属于中铁十四局,尚未得到确切说法。

阅读排行
关注民生
反腐倡廉
食品安全
政法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