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留言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黑龙江省海林市 校长敛财遭举报 教师被贬维权难(一)
2012-02-08 23:28:28 来源:中国社会民生网 作者: 【 】 浏览:5994次 评论:0
    鞠爱华,是黑龙江省海林市柴河林业局新兴林场子弟小学教师,现新兴林场计生员兼妇联主任。这里地处偏远山区,经济水平较低,林场的职工大部分没有工资,日常靠跑采药及土特产及蘑菇接济生活。从小在农村长大,理解这里人的疾苦,常常对他们总是同情的。然而,所在的学校校长刘万成,(现三块石林场书记)因巧立名目,狂敛不义之财进行挥霍.于2000年6月至8月先后两次将情况反映给柴林局党委仲昭君.
  牡丹江晨报曾对此敛财事件报道过,迫使刘万成退还了一部分款。之后,刘万成恼羞成怒,在教师会上讲:“敢和我作对,是找死。鞠爱华你被解聘了,你给我滚回家去”。为了不耽误学生的学业,她并没理会这些,仍然继续按常规给学生上课。
以下是当事人给记者讲述的她遭遇和自己收集的证据:
    刘万成就找来他的靠山仲昭君等,编造虚假证据。于2000年11月2日上午十时许,仲昭君派10余名警察扛着摄像机闯进教室,我和孩子们都愣住了,紧张的目光一起投向门口。一名凶悍的警察从上衣兜里掏出一张名片什么的(没看清)说:“我是刑警”,不由分说,就直朝我扑过来,我喊着:“你们凭什么抓我?”我挣扎着,他们像凶恶的狼,把我从讲台上拽起就走,孩子们一拥而上,喊着:放开我们老师!孩子被他们拦回座位。我就像只小鸡被他们拎出教室,在操场上,雨点般的拳脚向我身上落着,我无助的挣扎着·喊着:救命······渐渐的眼前一片黑暗,什么也不知道了。
     这样我被送进拘留所,遍体鳞伤的我第六天才醒来。望着高墙铁们的我心都碎了,妈妈!妈妈!稚嫩的声音就在耳边回荡。我那可怜的女儿才六岁,刚上一年级啊!放学找不到妈妈怎么办?怎么办?以后让我怎样面对孩子和我的学生。我的心在流血,这是什么世道啊!舅公去看我,望着精神恍惚的我安慰:家离不开你,要保重身体。弟弟怕我出事,在牡丹江市好不容易找到肯接这案子又说保证能赢的律师马凤军,几番周折和他一起去看了我,安慰我要保重。11月17日被强行扣押15日才被放出。有一天在整理衣物时发现了一份行政处罚决定书。原来年过7旬的老母亲去看我,他们以我不肯见我母亲给欺骗回家,当时我母亲被这突然的打击犯了心脏病,差点离开我们,那时我在昏迷中。婆母和丈夫听说后慌乱中骑车带着我女儿去通知我父母时摔下车,婆母脚骨折了。回到家,孩子们来告诉我:老师,你被带走后,刘万成、刘汉平(男原新兴林场场长;现柴林局森调队队长。住柴河镇)、王春羽(男原新兴林场民警;现不详)找咱班学生谈话,记录都不让看,写完了让签字画押,孩子们还告诉我:老师不要怕,我们支持你!孩子的话感动的我眼泪扑叔叔向下流;同时,他们还有宏声派出所的也找了学校的老师们谈话了,也有记录,那都是为了制造虚假证词的。从此我被逼上了维权路。
     七年的维权路走得好辛苦。这里的人们生活本来就不富裕,夫妻二人需要勤奋劳动,才能供得起一个上学的孩子。考上大学的家庭,大多数要贷款·借钱才行。我一个病体缠身又常年打官司、上访的家庭,丈夫的重担可想而知。我一人出门他不放心,两人一起上访孩子谁来管?丈夫知道不让我讨回公道,心里的痛会折磨死我。家庭的窘迫再加上我的人身受到限制。2007年进京上访无果,在组织的调解下,为了生存下去,只能于08年元月28日签下了《息访协议》书。
    尽管如此仲昭君·刘万成还是不肯放过我。明目张胆的指使刘国臣(男原新兴林场劳资员;现卫星林场工会主席。住柴河镇)撕毁《息访协议》规定,不但不按协议书的规定还我权力;却丧心病狂的指使刘国臣篡改我档案。工资表中,把我的性别由女性变男性,教师工种变成营林工工种,85年参加工作改成93年。档案袋里,证明我身份的:个人简历·家庭成员·职称证·学历证·转干涵等等都被刘国臣讨的空空的。
   更为可气的是仅然把我的名字改写成了“康敏”(女原新兴林场家属;现柴林局一小学教师。住柴河镇,是刘国臣的妻子),如果没有仲昭君这坚强的后盾,一个小小的劳资员哪有那通天的本事?
     而康敏99年婚后的她一直在家闲着。刘国臣却一直给做工资:04年打枝丫·05年做教师。我们山上林场小学03年至07年学校被取缔,老师们都在家待岗。07年的转干教师集体上访,柴林局采取了再次考试应聘上岗。刘国臣没让我参加考试,而让他一家庭妇女的妻子康敏顶替了新兴林场学校转干教师的名额考的试。
     2010年4月我把这些反映到党委,把材料递给了仲昭君。这些问题我多次向反映给局长王敬先,都被仲昭君拦截了。反映到纪委,他们说要调查核实,并把我反映的做了记录。结果都是一个鼻孔出气,并确认刘国臣没问题,鞠爱华有档案。欺骗!欺骗!柴林局在仲昭君领导下,各部门都在欺骗!
     7月我再次去仲的办公室,希望他秉公办理,找回我档案,仲的表现很激烈,他推开门大声嚷着:“你们告吧!看谁能把我怎样?大不了换个地方在这待了这么多年,我还呆腻了!”。
     人活一口气,永不放弃是我做人的原则。2010年9月22日我去纪委要书面答复,他们不给,反而说要查我。我出身于农村,85年跨出校门,理想的迈进家乡的钓鱼台村小学教学。婚后96年以民办教师身份转到林业新兴林场子弟小学,再试用一周后正式聘用。97年我以第一次考试就转了干,而刘万成这个刚迈进校门不久的不学无术的他,被仲昭君送上校长的宝座。有仲昭君这棵大树靠着,只有他有特权:教龄少·可以带书进考场,却也名落孙山,98年花钱再次考试转得干。
     农村人在他们眼里太渺小了,也许我是农村来的就该受林业领导的欺凌和压迫。查就查吧!但刘国臣夫妇事实存在,他们是串改档案,套取国家工资啊!我告诉他们,这次我是来拿书面答复的,查我可以,我等你们查的结果。他们像狼吼一般:刘国臣没问题,没书面答复。我愤怒地说:王局长怎么有你们这样的部下,我去找局长。纪委的王虎瞪着两眼大声嚷道:你这种人就欠揍·欠抓。说着向我奔来,被当场的人拦住了。在柴局,敢举报仲昭君的爪牙,敢向他们讨公道的的百姓都该抓·该揍!这就是柴林局仲昭君的好部门·好爪牙,恰是狼口虎穴!我抱有最后的希望就是见局长王敬先,只有那里才有公道。在局长办公楼贮木场门口,被门卫拦住,我知道,他们受命于仲,是不会让我进去的,强行进去肯定会派警察抓起来。我想:就是死也不能在落入警察手里。在废品摊买了三棱刀,这种刀进入身体是不会有生还的机会。我带着它再次去了贮木场门口,门卫知道我要见局长,报告了仲昭君,不一会,刘保宏(男柴林局公安局副局长,住柴河镇)带一
阅读排行
关注民生
反腐倡廉
食品安全
政法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