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留言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留言分类: [发展建议] [意见投诉] [全部留言]

用户留言

ttll1990
内蒙古兴安盟扎赉特旗公安局包庇犯罪制造冤案
人物介绍:
1、嫌疑人丁瑞(男),1990年出生,未婚,扎赉特旗好力保乡新胜村德发屯居民,在屯里开摩托车修理部。
2、涉案人张晓平(男),与丁瑞同在一屯。因吃喝嫖赌、坑蒙拐骗在屯里声名狼藉,其妻不堪忍受与之离婚。暗地里身份是协警,与公安局关系密切。
3、涉案人卢迎辉(男),已婚,与丁瑞同在一屯。与张晓平是表兄弟,二人母亲是亲姐妹。暗地里身份是协警,与公安局关系密切。在屯里开饭店,与社会人员来往密切。
4、涉案人张金国(男),黑龙江省泰来县江桥镇居民。社会人员,是张阳的姘夫;是张晓平的朋友,来往密切。
5、涉案人张阳(女),1980年出生,离异后再婚,扎赉特旗乌塔其居民。是包琳琳的同学,二人常在一起鬼混是附近有名的暗娼。
6、涉案人包琳琳(女),1981年出生,未婚,扎赉特旗保安沼居民。开过色情场所、麻将馆,与公安局关系密切。
7、案件经办人王志杰,扎旗公安局刑警,曾在毗邻乌塔其的努文木仁乡派出所工作,后因违纪被调离,案发时分管扎旗东南片。
案发过程:
  几年前张晓平欠丁瑞1500元钱,丁多次讨要都没有结果。2011年末丁假意帮张办贷款,以承包张土地的方式才把欠款要回来,张就此怀恨在心继而伺机报复。春节前张多次借口邀请去江桥吃鱼,丁瑞都没有答应,后经卢迎辉出面劝说并改变目的才同意。2012年2月3日下午3点多钟,丁瑞被他们以商量代理摩托车销售的名义骗走。(现在卢极力否认联系过丁瑞,但有证据证明卢在说谎。)
当天下午4点多钟3人到黑龙江省泰来县江桥镇,是张晓平先联系的张金国,张金国又联系张阳、包琳琳,为什么要这样安排,丁瑞毫不知情。丁瑞与张金国、张阳、包琳琳3人素不相识,喝酒吃饭过程中主要是其他5人在交谈,丁瑞极少插话。过程中始终没有人提及代理摩托车销售的事,丁瑞被其他5人轮番劝说喝了很多酒。(显然商量代理摩托车销售的事就是骗局,也是他们精心谋划寻机作案的开始。)
酒后除张金国外另5人返回扎赉特旗乌塔其,为防止丁瑞和家里联系,路上张晓平把丁瑞的电话拿走并控制起来。在张晓平、卢迎辉、张阳、包琳琳的主张下先到歌厅蹦迪然后又到旅店打牌。在“一家旅店”玩耍后张晓平、卢迎辉以开车送张阳回家为由借口离开,丁瑞起身欲同行走到门口被卢迎辉推回房间,欺骗他说送完张阳一会儿再来接他。(张阳家距离旅店仅仅300米,开车送人是假,刻意回避是真。)送完张阳后张晓平、卢迎辉并没有去接丁瑞,而是开车直接回到屯里。卢迎辉家距丁瑞家仅十多米,虽然近在咫尺,但二人均未告诉丁瑞没回屯里。
见众人离开时机已成熟,包琳琳主动拉过丁瑞与其发生所谓的“关系”,过程中丁瑞因喝酒过量及惶恐而没有发生事实上的性行为,张阳“及时”赶到现场指责丁瑞强奸包琳琳。当张晓平、卢迎辉得知“事成”后立即开车返回到乌塔其,张金国不知何时已经等候在现场。张晓平等人让丁瑞在“官了”、“私了”之间选择,丁瑞认为包琳琳是自愿的又没有实际性行为发生不属于强奸,不需要用“私了”的方式解决,随后丁瑞被其他5人裹挟到扎赉特旗公安局说理。(整个过程中间张晓平、卢迎辉始终没有通知丁瑞家里。)
见敲诈勒索的目的已无法实现,张晓平、卢迎辉、张金国、张阳、包琳琳便恶意串通编造虚假情节陷害丁瑞。但是虚假的情节极为明显:几人叙述的细节有很大差别,事件发生前后的时间上、逻辑上也相互矛盾,并且还杜撰了丁瑞持刀威胁包琳琳,至今也没有找到刀究竟在哪里。侦办人不仅不去辨别是非,相反还蓄意在问讯笔录上捏造关键情节,致使丁瑞被以涉嫌强奸罪名立案并起诉到检察院。
案件进程:
2月3日—15日,刑拘并立案侦查。
  2月16日—22日,报检察院申请逮捕。
  2月23日—3月5日,批捕后公安局整理并移交到检察院起诉。
  3月6日—4月30日,检察院做起诉前准备。
  4月1日—25日,检察院退回公安局补充侦查。
4月26日—6月11日,公安局再次报检察院等待起诉。
6月12日—7月11日,检察院退回公安局补充侦查。
7月12日—至今,检察院再次做起诉前准备。
黑幕之一:颠倒黑白,捏造事实狼狈为奸。
  2月3日扎旗公安局以“涉嫌强奸”对丁瑞立案侦查,并于2月16日移交检察院提请批捕,3月5日案件起诉到检察院。公诉经办人提审后问丁瑞为什么这次说的与前面公安局、批捕侦办人笔录不一致时,丁瑞方知前两次的笔录与自己叙述内容不同,之后律师会见时丁瑞也说明了这个情况,至此丁家人才得知整个事件的原委。对于当时的问讯笔录,审讯人员写完后既没让他看也没读给他听,只是说他们很忙、不会糊弄人,就劝丁瑞在上面签了字。丁瑞,一个地地道道的法盲,哪里会想到其中藏有“奥秘”?从此让自己陷入了极为被动的境地。
大量证据表明包琳琳与丁瑞发生“关系”时意识是非常清醒的、行为是主动的,然而侦办人却捏造丁瑞趁包琳琳意识模糊发生性关系,这是什么用意、想要达到什么结果,事情不是明摆着吗?
  第一,本案定性的关键证据——问讯笔录,与嫌疑人的口供严重不符;第二,“被害人”、“证人”提供的证词疑点太多、破绽百出;第三,伪造的证词逻辑关系自相矛盾。第四,最为关键的是没有物证。(没有事实发生,当然就不会有物证的存在。)然而,仅凭借证人虚构的证词和案件经办人采取欺骗手段非法取得的嫌疑人口供,就生搬硬套给嫌疑人定罪。司法人员口口声声说他们是依据《刑事诉讼法》办案,事实果真如此吗?请看《刑事诉讼法》是怎么规定的:
《刑事诉讼法》第42条规定:证据必须经过查证属实,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
《刑事诉讼法》第46条规定:对一切案件的判处都要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不轻信口供。只有被告人供诉,没有其他证据的,不能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没有被告人供诉,证据充分确实的,可以认定被告人有罪和处以刑罚。
《刑事诉讼法》第95条规定:讯问笔录应当交犯罪嫌疑人核对,对于没有阅读能力的,应当向他宣读。如果记载有遗漏或者差错,犯罪嫌疑人可以提出补充或者改正。犯罪嫌疑人承认笔录没有错误后,应当签名或者盖章。
黑幕之二:徇私枉法,包庇犯罪陷害无辜。
  2012年元旦前后也发生过一起与“丁瑞案”类似的案件,两案之间有以下极其惊人的相同之处:
1、案发地点相同,两案均发生在乌塔其同一旅店。
2、案件主要参与人相同,该案女方当事人是张阳,包琳琳直接参与。而“丁瑞案”当事人是包琳琳,张阳全力参与。
3、案件目的相同,两案均以诈取巨额钱财为目的。
4、案发步骤一致,两案均是先在饭店喝酒,然后到旅店逗留,直至案发。
两案发生仅仅相隔1个月,张阳、包琳琳在案中充当不同角色,“遭遇”相同而且互为证人,更可疑的是案发具体地点、案发过程、作案目的都极为一致。
但两起案件报案后却有截然不同的办案方式和定案结果:“丁瑞案”因丁不识相不同意拿钱私了,过程中公安机关也没再给机会,而直接进入司法程序,面临的是法律“严惩”将背负一生污点;“邹**案”因邹自认倒霉,在派出所的调解下“私了”结案。怒不敢言的邹因此而倾家荡产、背井离乡。
  性质相同的案件,同样的“受害方”,还在同一地公安机关,为什么邹就可以私了?而丁瑞就必须被法律“严惩”?哪里的法律有这样规定?!
黑幕之三:草菅人命,欺上瞒下为虎作伥。
  在充分了解事实真相后,针对丁瑞的冤情,丁瑞的父亲数十次在旗委、人大、政法委、纪检委、检察院、公安局之间奔波申诉。旗委书记做了具体批示,上级公安局长也做了明确部署。然而侦查机关又是如何去落实的呢?
  4月1日案件由检察院退回公安局补充侦查,2、3、4日遇清明节放假。原案件侦办人蓄意作假问题明显,在丁瑞的父亲一再要求下公安局才不得已调整了侦查人员。案涉3个关键场所、分居4地5个关键人,但仅仅过了4、5日两天的时间,在众多疑点、众多问题还没有完全查清的情况下,调整后的案件侦办人就草草做出“已经调查清楚,与原来的侦查结果一样”的结论。
  既然办案如此高明,为什么张阳、包琳琳到底是不是团伙犯罪至今还没有结论?
黑幕之四:明火执杖,践踏法律践踏人权。
  心急如焚的丁瑞家属为了搞清事实真相,2月14日、27日、29日、3月5日聘请律师屡次请求会见嫌疑人,都不被许可。从侦查人员到公安局负责人皆百般寻找借口,极力推诿、设置障碍,无论丁瑞家属如何恳求就是不许会见!
  《刑事诉讼法》第96条规定:犯罪嫌疑人在被侦查机关第一次讯问后或者采取强制措施之日起,可以聘请律师为其提供法律咨询、代理申诉、控告。
《律师法》第33条规定:犯罪嫌疑人被侦查机关第一次讯问或者采取强制措施之日起,受委托的律师凭律师执业证书、律师事务所证明和委托书或者法律援助公函,有权会见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并了解有关案件情况。律师会见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不被监听。
  本案既不涉及国家秘密又不涉及政治问题,扎旗公安局凭什么剥夺嫌疑人正当诉讼的权利?凭什么剥夺律师法定的办案权利?律师在会见丁瑞时为什么要派人监守?如果有不让会见的法律依据,为什么不能光明正大地说出来?如果没有,到底是什么原因?
时间过去五个多月了,被陷害人仍被羁押。难道作为没有权势没有门路,处在社会最底层的农民,就应该任人宰割吗?就可以随意处置吗?
  法律面前老百姓还有没有公平?
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警察,究竟是老百姓的守护神还是犯罪分子的保护伞?
黑幕之五:违规办案,弄虚作假藐视国法。
  2012年2月3日晚丁瑞被刑拘,4日中午丁瑞家里给张晓平打电话才得知此事,据他们说是案件侦办人员特意强调不许通知丁瑞家里。公安局在采取强制措施的同时是否及时向丁瑞提供了《犯罪嫌疑人诉讼权利义务告知书》,已无从得知。但公安局在拘留嫌疑人的24小时内并没有向嫌疑人家里传达刑拘通知书,丁瑞的父亲是2月6日才在刑拘通知书上签的字,然而刑拘通知书上打印的日期却是2月4日。丁瑞的父亲不懂法律程序,也没有人向他解释为什么要把日期提前。
  2月22日检察院已经批捕,按法律规定公安局应自批捕之日起24小时内向嫌疑人家里发出拘捕通知书,但时至今日除了3月2日丁瑞的父亲接到过侦办人电话通知外再也没有其它任何音讯。
3月中旬公安局才派人采集血样,嫌疑人此时已经处于检察院公诉阶段,这个时候采样有什么用途?有没有经过检察院许可?案发之初为什么不采样?
执法机构,为什么一再违反法定的办案程序?程序违法,办案结果能合法吗?
黑幕之六:长袖善舞,相互偏袒欲盖弥彰。
  2月22日丁瑞的父亲见到批捕经办人,曾表示给半天时间找被害人协商赔偿,如果协商好了可以不予批捕;2月23日在案件申诉会上,又公开说他前后三次问过丁瑞案发经过与审讯笔录是否一致丁瑞说一致。
  3月5日案件由公安起诉到检察院,至律师会见前公诉经办人已先行提审过丁瑞。3月13日上午律师会见丁瑞,丁瑞对公诉经办人、律师陈述的整个事件过程及审讯笔录作假一事都相同;当天下午历尽周折律师仅翻阅了证人部分证词,请求复制有关其它材料则不被允许。
  《刑事诉讼法》第36条规定:辩护律师自人民检察院对案件审查起诉之日起,可以查阅、摘抄、复制本案的诉讼文书、技术性鉴定材料,可以同在押的犯罪嫌疑人会见和通信。
《律师法》第34条规定:受委托的律师自案件审查起诉之日起,有权查阅、摘抄和复制与案件有关的诉讼文书及案卷材料。
  对之前发生的同类案件,丁瑞的父亲早在2月27日就已经把有关材料、证据反映到扎旗检察院。当事人双方都已经承认是经过派出所出面协调解决的,证据确凿。可最后得到的答复竟然是:经过调查没有经过派出所处理,派出所不存在违法办案问题。对于这样的答案令人非常难以理解。
张阳、包琳琳等为什么会有恃无恐?
批捕经办人的所作所为说明什么?
律师法定权利受到限制说明什么?
执法者违法而不被追究又说明什么?
黑幕之七:泯灭良知,违心办案无法无天。
丁瑞涉嫌违法被羁押以来,张阳、包琳琳、张金国多次以追究重判丁瑞为名威胁恐吓丁瑞家里,企图诈取巨额钱款,对此丁瑞的父亲丁海军曾报过警。丁海军在2012年5月7日以张阳、包琳琳、张金国涉嫌敲诈勒索犯罪为由提出控告,扎赉特旗公安局于2012年6月14日以没有犯罪事实为由通知不予立案,丁海军对此不服于2012年6月15日提出申请复议,扎赉特旗公安局于2012年6月25日以没有犯罪事实为由出具复议决定书维持原决定,对此丁海军不服扎赉特旗公安局复议决定,提请扎赉特旗检察院督促扎赉特旗公安局以敲诈勒索罪对张阳、包琳琳、张金国进行立案侦查。
1、所谓的没有犯罪事实是扎赉特旗公安局极不负责任的说法。
张阳、包琳琳、张金国自2012年2月3日以来多次威胁丁瑞家里拿出巨额钱款,不拿就追究重判丁瑞,索要钱款数额从最初的10万元到后来的5、6万元,再到最后的3万元。已有相关的事实和证人可以证明张阳、包琳琳、张金国已经实施了敲诈勒索,犯罪事实清楚,只是由于丁瑞家里经济条件限制没有能力负担而未能得逞。怎么就能说没有犯罪事实呢?难道说敲诈成功就是有犯罪事实而敲诈不成功就是没有犯罪事实吗?
2、张阳、包琳琳等人利用同样手段进行敲诈勒索已多次得手,有同样的案件可以证明,和她们熟识的人也承认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丁海军已经提供过有关的材料,公安局为什么就查不清楚?是真的查不清楚还是不想去查清楚?
丁海军的呐喊(邮编137600内蒙古兴安盟扎赉特旗好力保乡新胜村德发屯,电话13804796839):
以上情况绝对真实,我只是一个无权无势的普通农民,本不想扩大事态,也不想造成过大的负面影响,只祈盼职能机关能彻底查清事实真相,还我儿子一个公道。
我已经给办案部门提供了大量证明材料,然而他们对案件的冤情视而不见,不是认为无关紧要就是查无此事。其中最为关键的是5名涉案人案发前后的电话通讯记录,可以有力证明他们是不是有预谋设局陷害。通讯记录在通讯公司最多可以保留6个月,马上就要超过保存期限了,可是办案机关有意拖延时间,能不能拿到可靠的查询结果时间很紧迫!
我已经多次向上级职能机关反映过案件的详细情况,然而无论找到哪个部门都怕得罪人,无人肯替普通农民伸冤,血淋淋的现实逼迫我无路可走。
时间:2012-07-24 17:36:14  
海根大叔
媒体的朋友你们好
  我们安徽省 芜湖县 湾沚镇修X013(杨黄路)没有严格按照《安徽省统一年产值标准》皖政(2009)132号文件执行:我们芜湖县湾沚镇统一年产值是1420元/亩,农用地:土地补偿倍数7倍,安置补偿15倍,征地补偿标准是31240元/亩。
    一、土地补偿这一块是统一年产值1420*7倍一亩地是9940元每亩,我们只拿到6000元每亩,旱地是1420*5倍是7100元每亩,我们包括青苗费才4980元每亩,而国家规定土地补偿款应足额发放给农民。
  二、 农用地安置补助是统一年产值1420*15倍一亩地是21300元每亩,我们没有;旱地是1420*6倍是8520元每亩,我们没有。关于安置补助这一块的归属、使用国家有规定:(1)由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安置的,支付给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由其管理和使用。 (2)由其他单位安置的,支付给安置单位。 (3)不需要统一安置的,发放给安置人员个人或经被安置人员同意后用于支付被安置人员的保险费用。我们没有安置也没有拿到钱。
 三、当初征地说好帮男60周岁,女55周岁,买失地农民生活保障,到时可以每月拿400-800元最低生活保障(没有国家说的新农保和社会保障),但是说到失地农民生活保障我们就火,说的再好又没有,有什么用,征地从2011年4月份到现在一年多了,我奶奶都92岁了只拿了两次钱一次300元,共600元,我父亲59岁才拿130元每月,母亲58岁了到现在一分钱没有,政府拿着我们老百姓的安置补助款不帮我们买保险,难道自己装口袋里了,这是截留、挪用,
  四、从2011年4月修路至今没有看到任何关于征地的文件,我们要求镇政府领导出示修路征地有关批文和征地补偿安置方案,他们不给也拿不出。
  五、 根据《土地管理法》、《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以及《征用土地公告办法》的规定,征用土地过程必须进行“两公告一登记”。
  “两公告”分别指《征用土地公告》和《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公告》。

  《征用土地公告》应当包括下列内容:

  (一)征地批准机关、批准文号、批准时间和批准用途;

  (二)被征用土地的所有权人、位置、地类和面积;

  (三)征地补偿标准和农业人员安置途径;

  (四)办理征地补偿登记的期限、地点。

  《征地补偿安置、方案公告》应当包括下列内容:

  (一)本集体经济组织被征用土地的位置、地类、面积,地上附着物和青苗的种类、数量,需要安置的农业人口的数量;

  (二)土地补偿费的标准、数额、支付对象和支付方式;

  (三)安置补助费的标准、数额、支付对象和支付方式;

  (四)地上附着物和青苗的补偿标准和支付方式;

  (五)农业人员的具体安置途径;

  (六)其他有关征地补偿、安置的具体措施。

  “一登记”指被征收土地的所有权人、使用权人应当在公告规定期限内,持土地权属证书到当地人民政府土地行政主管部门办理征地补偿登记。被征地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农村村民或者其他权利人未如期办理征地补偿登记手续的,其补偿内容以有关市、县土地行政主管部门的调查结果为准。

  显然,县、镇两级政府严重损害了老百姓的利益,征地时没有国家文件,是上级监管不到位,还是地方政府腐败,目无王法。
  故老百姓意见非常强烈,为落实科学发展观,构建和谐社会,还老百姓一个公开公正的答复,请各大媒体能为我们做主,来我地实地调查核实,维护法律的严肃性。

    我代表父老乡亲拜托你们了

时间:2012-07-21 14:49:14   给我留言
独一无二
我是黑龙江省海林市柴河林业局新兴林场的鞠爱华,含冤十余载,求求正义人士救救我吧!
时间:2012-06-29 17:56:24   给我留言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3/3/43

我要留言

昵称: 联系Email: QQ: 手机号码:
个人站网址: 个人BLOG网址:
验证码:
表情:
留言内容: